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远博招商 "第一陆军"中将 为何向省委常委推
发布时间:2017-09-18   浏览:  

将军遇到省委常委,会聊些什么?

答案可以有很多。昨天(9月16日),东部战区陆军政委廖可铎中将见到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此次会面的重点是——廖可铎向厦门市委领导推荐了7名师职转业干部。

以前人们经常将部队师职与地方的厅级统称为“地师级”,也有不少人习惯将师职干部都称为“师长”。不论在军队还是在地方,“地师”级别真不低。

廖可铎与裴金佳会面

昨天是周末,就“师长”们的事情,双方在刚举办过金砖峰会的厦门会展中心会面。

从时间和地点来看,都不太寻常。

在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印象中,更不寻常的是将军的这个举动,在以往的报道里尚不多见。

政委的本职

有关“转业”,百度的解释是这样的:军队干部退出现役分配到地方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工作。

事实上,军人退出现役的出路要广得多。根据有关规定,国家对军队转业干部实行计划分配和自主择业相结合的方式安置。

这项工作,高层可是非常重视。最高领导人专门作出批示,近年来每年都要召开全国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今年这个会议在6月初召开。

会议报道里有两句话值得跟大家分享,一句是“做好军转安置工作,关系国防和军队改革,关系国家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另一句是要“千方百计做好计划分配军转干部安置工作”。

这项工作落实到部队,是由团级以上单位党委和政治机关负责本单位干部转业工作。

作为东部战区陆军政委,关心转业工作、推荐人选,是一项本职工作。

凌晨开往圣地的陆军将官

59岁的廖可铎担任现职,已近20个月。他是军改后新设的东部战区陆军首任政委,跟他搭档的陆军司令员是秦卫江中将,国防部原部长秦基伟上将之子,现任武警部队参谋长秦天少将的哥哥。

秦卫江是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转任的,而廖可铎则是从天津警备区政委任上跨单位履新,此前他长期在原北京军区任职,并曾是人称“万岁军”的38集团军政治部主任。

从公开报道来看,廖可铎在2016年1月就已任新职。不过据《天津日报》报道,其原来兼任的天津市委常委一职,到今年3月份才正式免去。

廖可铎视察抗洪一线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从天津到东部战区,这个跨度不小。

东部战区下辖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江西和安徽6省市,战区驻地为南京。东部战区陆军在五大战区陆军中编制序列排位第一,主要是在原南京军区部队基础上调整组建的,驻地在福州。

东部战区陆军去年1月底成立

东部战区陆军组建伊始,就有一次特殊的行动。

根据军媒披露,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早上6:00不到,东部战区陆军党委常委和全体机关干部就从操场上整装而发,一路翻山越岭,到达革命圣地古田。

福州是福建省会,古田是闽西龙岩上杭县的一个镇,两地相距300多公里,驱车需要四个多小时。这个小镇再度引人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2014年的“新古田会议”。

而东部战区陆军党委首长在部队首次“亮相”,又有一次广为流传的插曲。

当时,秦卫江和廖可铎率工作组行程3000多公里,辗转7地10多家单位调研,到达某单位军史馆,看到68年前一篇含标点符号仅59个字的公文,很是感触,先后三次向部队官兵推荐学习。

59个字的公文

当时的军委批复

按照军媒的说法,“这篇普通的战时公文,放到今天就是改文风的典范”。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发现,秦卫江和廖可铎也着实在东部战区陆军改文风,他们要求机关各部不轻易往部队下电报、转经验、要材料;工作组下部队调研听汇报不指定场地。

“少种菜不种菜”的部队

政知君注意到,东部战区陆军的新做法中,还有“少种菜地,多搞训练”这一条。

廖可铎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对这一条有了充分的阐释,他说:

养猪种菜的传统,这是革命战争年代和新中国成立后物资匮乏时期,部队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好做法,在当时无疑发挥了巨大作用。但目前“皇粮”已能满足官兵吃饱吃好,再大搞养猪种菜,甚至作为一项政绩、一个景观来抓,就本末倒置、南辕北辙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军人心思精力应当最大限度聚焦在备战强能上。

为此,东部战区陆军提出,部队少种菜直至不种菜,房前屋后不再“种瓜点豆”,而是将菜地改成训练场。

2016年4月《人民日报》刊发廖可铎专访文章

而一走进东部战区陆军机关大院,就会见到“随时准备上战场”七个烫金大字。

在廖可铎和同事看来,这才是部队最重要的任务。

他还专门在《解放军报》撰文,直陈当前陆军部队编制数量庞大,指挥层级过多,机构臃肿,应当大幅压缩陆军总规模,减少指挥层级,进一步缩小传统作战力量比例。

去年8月,廖可铎在《解放军报》刊发文章

另一方面,他还批评以前部队的一些怪象乱象:

有的部队对修建楼堂馆所、开展有偿服务等很上心,因此建筑师、设计师、财会师多了起来;还有一些官兵包括有的领导干部,茶余饭后的话题天南海北、无所不包,切磋打仗的事却不是很多;对即将展开的军官职业化改革,不少人的关注点是对个人会带来哪些利益、好处,而对自己的职业精神、职业素养与军事职业要求是否适应匹配考虑不多……

“不要感到休假像犯错”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对于官兵该享有的权利,东部战区陆军还是尽力保障。军媒曾经披露,他们“坚持为机关干部办实事、解难题,协调子女入学、家属就业”。

身为战区陆军首长,廖可铎不倡导官兵家里出了事不管不顾,反对把这样的干部当作典型来宣传。7月上旬,他在东陆师职干部理论轮训班上专门要求:

无论官兵,亲属病危去世、家属生小孩、子女参加中考高考、结婚等这些个人和家庭的大事,没有极其特殊的情况都应该安排干部战士回去。官兵休假时,除非战争、重大军事行动,没有特殊情况不得随意召回。

他还要求落实好《关于现役军人休假探亲有关问题的通知》。他这样说:“部队领导要带头休假,做好表率,不要感到休假就是精神状态不振奋,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在他看来,有本事的干部应该是“自己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小孩聪明”。

从这个角度来看廖可铎的推荐7名师职转业干部,也是合乎情理、自然而然的。

事实上,东部战区陆军成立以来都很重视干部转业。去年9月,他们在全军率先举办高规格的转业干部退役仪式。当年有两名师职干部安置到厦门,一名任命为厦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一名任命为厦门市园林局副局长,均为单位党组成员。

今年8月,东部战区陆军在福州再次组织退役干部向军旗告别仪式。据媒体报道,“这是近年来东部战区陆军退役干部数量最多的一年”。

今年的退役干部向军旗告别仪式
 

围绕干部转业,东部战区陆军和集团军党委领导先后走访福建、江苏、浙江、上海、江西、安徽等省市党政机关,向地方组织人事部门分层推介转业干部。

根据军方披露的信息,转业干部离队报到一般在10-12月完成。

Copyright © 2016-2021 DEDECMS. 远博娱乐 远博注册 远博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