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李枫控郭敬明性骚扰,受害者到底是谁?
发布时间:2017-09-24   浏览:  

没有一点点防备,大新闻总是突如其来。8月21日,作家李枫在微博发长文爆料郭敬明曾对自己性骚扰和性侵犯,李枫还表示:“他经常性骚扰、性侵犯签约到他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一石激起千层浪。

只是有趣的是,与此前所有涉及性骚扰事件所表现出来的大众同仇敌忾,性骚扰嫌疑人如过街老鼠不同的是,这次事件曝出后,更多的是催生了一波又一波p图高手和段子手。譬如,有一张图里,是一只小老鼠在吃大香蕉。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在拿郭敬明的身高和体型开涮。只是,尽管同样是拿身体“缺陷”调侃,这本身也不见得有多高明,但这样老生常谈的调侃反而可能阴差阳错地帮了郭敬明一把。因为没有人再去煞有介事有理有据地分析何为同性性骚扰,性骚扰的边界又在哪里?怎么看待时过境迁之后的回溯和控诉?

这种种问题,如果当事人是郭敬明以外的另一个人,都会是好文章。但现在,这一切似乎通通被郭敬明的身高和体型给消解了,相比求证郭敬明到底有没有性骚扰过男作者,大众显然对一如既往黑他的身高更感兴趣。因此,仅从当前事态来看,郭敬明算不上受到多大的名誉上的伤害。毕竟,他的形象这么多年来早就在大众水漫金山一般的口水汪洋里斯文扫地了。这一次也只能算被以同样的逻辑又消费了一次而已。

那么,李枫呢?显然,抛开任何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推测不谈,客观地来说,他已经成功了,他一夜成名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有所动静,唯独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出击,不得不说,这个时间节点再合适不过了。这是一个什么时间节点呢?直截了当地说,就是全民性骚扰的时代,或者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性骚扰成为一种压倒性话语的时代。

回溯性的控诉往往都伴随着一个更大的契机,譬如,当同性恋日益可见,见诸报端,回溯性的同妻就开始纷纷涌现。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社会现象的同妻是伴随着同性恋成为一种社会话语出现的。这次的李枫控诉郭敬明也是一样,前提是性骚扰与反性骚扰在今天的中国成为了一种强有力的话语。

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种话语像性骚扰这样搅动全民的神经。中国历史上,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铺天盖地、隔三岔五曝出大大小小的与性骚扰有关的新闻。性骚扰既然已经登堂入室,曾经不以为然的过往自然可以闪亮登场。不在这个时候控诉,更待何时?李枫的例子已经证明了,对于性骚扰的控诉也可能变成一种策略,因为控诉性骚扰这样一种策略本身已经被证明是可以带来红利的。正如官方让一个官员下马,总喜欢拿官员的私生活作风作文章一样,要抹黑一个人,今天你也可以拿性骚扰来做文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真正的受害者是谁呢?是郭敬明吗?还是李枫?或许都不是,可能是被迫躺枪的那些最世的男作者们。这些男作者会逃脱得了舆论的天罗地网吗?尽管这样的秋后算账,不了了之的可能性极大,但可以想见,这些男作者或许要背上权色交易、靠潜规则上位之类的骂名,大众还会因此指责他们,为什么不像李枫一样站出来告发郭敬明?为什么不能有一点骨气?你会不会其实是深柜基佬?你是直男居然为了名利被一个基佬上了?诸如此类。到时候,与郭敬明相比,这些作者或许更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李枫和郭敬明间的恩怨,却让这些人成了祭品。这么来看,我认为李枫文中提及其他男作者是非常有欠妥当的,或许他只想找到同盟,却没有考虑到这么一来会对他们造成怎样的伤害。

最后,这起涉及同性性骚扰的事件,想再说句题外话,孰是孰非,看官自行评判。我想到几个月前的一个事件,大连的一个老年男同志因为在厕所偷看别人小便,结果被几个男的凌辱。我看到评论下面,很多人骂这个老年同志,说他老色鬼、死变态。这样的评论背后,除了对性骚扰本身的反感之外,是不是也有一份是对同性恋者本身的恐惧,还有一份是对同性恋与老年人双重叠加的污名?同样分不清的是,不知道哪种才更严重。

Copyright © 2016-2021 DEDECMS. 远博娱乐 远博注册 远博官网 版权所有